当前位置:主页 > 政策 > 正文

青少年体育培训公司,到底归谁管?

时间:2019-11-26 13:29 来源:综合 编辑:STEM汇

核心提示

青少年培训赛道近年来无论是资本的活跃度还是机构的拓展速度都令人刮目相看。而伴随着快速的生长,一些问题也逐渐暴露。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lanxiongsports)

  青少年培训赛道近年来无论是资本的活跃度还是机构的拓展速度都令人刮目相看。而伴随着快速的生长,一些问题也逐渐暴露:

  青少年培训机构需要办学许可吗?需要资质认证吗?是教育局主管,还是体育局主管?

  在上海、北京、杭州、西安、太原等地,懒熊青少年体育采访了以青少年培训为主的、不同项目的中小机构。希望通过他们的阐述,为你展示现阶段的发展障碍以及困局。

现状

  1. 常规项目

  针对一些常规项目,如足球、篮球、跆拳道、轮滑等,在工商局取得正常的营业许可之后,似乎并没有其他出自教育局或体育局的证明与许可需要办理。绝大部分中小机构都是通过“自治”来保证机构的规范性。

  2. 特殊项目

  相较于普通的运动项目,一些具有特殊属性的项目在相关的资质方面,审核更加严格,涉及的领域也更加宽泛。

  高危险性体育项目

  2013年由国家体育总局等五部门发布的《第一批高危险性体育项目目录公告》中明确规定了四类高危险性项目,即游泳、滑雪、潜水以及攀岩。

《第一批高危险性体育项目目录公告》

  开展上述项目的常规经营活动和相关培训,都需要在主管部门提前做好备案工作,并取得相关经营许可。

  其他项目

  还有一些运动项目,虽然不属于高危险性体育项目,但同样面临着比普通项目更加复杂的局面。以马术项目为例,不论是在郊区的马场,还是近年来火热的“商场马术”项目,土地性质和马匹饲养许可一直是困扰从业者的两大难题。

  近日,根据第一赛马网报道,经营了21年的广州市朝尊马术会被迫关停。

  广州朝尊马术会在今年8月收到番禺区农业农村局发文,称其经营场所属于畜禽养殖禁养、限养区域,要求自行关停同时清拆养殖棚舍。

  随后,朝尊马术会发布公告,表示不认同政府将其经营场所纳入养殖业。公告称:“我司的经营范围是体育,我们的马匹是马术运动的工具,纯马术训练用途,不做繁殖,不商业买卖,粪便尿液不外排,都是通过木糠吸附后,每天有花木公司过来回收,不应该被列入养殖业”。

  据上海一家涉及青少年培训的马术机构对懒熊青少年体育透露,“我们在商场内做马术的青少年培训,成立之初,首先解决的就是相关资质问题。教育局和体育局方面都表示不需要取得办学资质。其他方面的潜在问题就是土地使用性质和马匹的饲养许可”。

  首先,常见的商场屋顶马术,可能涉及临建违章;其次,商场内的门店是否可以开展有动物参与的培训类活动;第三,马匹的检疫与动线设计是否合规;最后,市区出现马匹,该如何申请合法合规的饲养许可。

  虽然这些是马术项目面临的独特问题,但类似这样的个性问题从宏观角度来看,就是共性问题:快速发展的青少年体育培训行业与略显迟滞的配套规章制度。

问题

  “自治”的方式,看似是程序和审核方面的“删繁就简”,但其实对于机构、消费者以及相关部门都造成了影响,缺乏相应的保障。

  机构

  位于西安的一家篮球培训机构负责人对懒熊青少年体育表示,“前不久全国范围开展了对于课外培训机构的整治,但是主要针对的还是和升学相关的文化课领域,对于艺术以及体育方面并没有太多的涉及。这也直接导致了现在市场上的从业人员鱼龙混杂,机构的水平良莠不齐,这不仅会对消费者造成伤害,同时对于我们这些机构来说,同样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对于一家机构,不仅面临的市场竞争不规范,同样在内部管理上也没有可以参照的行业标准。比如:在教练管理上,哪些从业资格是必备的,哪些证书是真正有含金量的?在场馆管理上,教学场所的土地使用性质有无限制,空间大小有无标准,照明、消防、供暖等是否有明确标准?

  这些问题给机构带来了不小的管理风险,一旦发生纠纷,就会面临权责不清的状况。

  家长

  与机构同样,当家长想要为孩子选择一家靠谱的机构,除了商家的宣传,似乎并没有其他更为客观的标准或依据可以进行参考。尤其近期,不断有知名培训机构爆雷跑路。大型全国连锁的机构尚且如此,中小机构的背书更加薄弱,选择时要承担的风险更加难以把控。不仅机构的规范性无从把握,对于教练,更是无从知晓。每一堂课孩子都要和教练长时间接触,如何确保教练能够做到“言传身教”?如何确保教学质量与报名时承诺的相吻合?一旦发生纠纷,又该如何解决?

  政府监管

  规则条例的缺位,让相关单位在进行监管时,也无法做到“有法可依”,这就使得在很多情况下,只能进行“被动监管”:在接到举报后进行调查处理。这使得监管力度大打折扣,无法做到防微杜渐,确保市场的正常秩序,以及保护市场中各方的利益都不受到侵害。

  同时,当发生问题后,各个部门之间的责任与权限也没有明确的划分,这就导致在实际问题的处理上束手束脚,想管但没法管。同时还会对自身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

规定

  针对于青少年培训,国家及地方政府也已经意识到并且逐渐加强了对相关行业的监管和引导。就全国而言,2018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做出了相关规定。

  其中,条例第十五条规定,“设立实施语言能力、艺术、体育、科技、研学等有助于素质提升、个性发展的教育教学活动的民办培训教育机构,以及面向成年人开展文化教育、非学历继续教育的民办培训教育机构,可以直接申请法人登记”。

  通过媒体以及各地方的相关部门的解读,这一条款意味着体育类的培训机构在完成了工商部门的注册之后,不需要在进行其他资质的办理,即可正常营业。

  地方政府以上海为例,早在2017年,上海市相关部门就颁布了《上海市民办培训机构设置标准》《上海市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管理办法》和《上海市非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管理办法》三份文件,来规范相关市场。但三份文件对于培训项目的界定比较模糊,并没有提到体育类培训机构的具体要求。

  而在《上海市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管理办法》和《上海市非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管理办法》中,针对“义务教育阶段相关培训活动特殊规定”也都还是聚焦于“与升学或考试相关的学科及其延伸类培训(教学)活动”,并未对体育培训作出明确规定。

展望

  越来越多的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会的出现,势必需要更加细致,并有针对性的文件来对市场加以引导。规范市场,既是机构的需求:保证良好的行业竞争秩序,提供透明安全的发展环境;也是消费者的需求:更加便捷快速的选择优秀的培训机构;同时更是我国体育产业健康发展的微观缩影。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作者王宇飞。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STEM汇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 联系邮箱:stemap@126.com
  • 联系电话:021 - 64338302
二维码